| by hackphoto.com | No comments

彰显和发挥我国新型政党制度的优势

【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

作者:肖贵清(北京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今年刘龙带三个孩子和武馆学员去连云港参加一场武术比赛,老二、老三都拿下各自年龄组比赛冠军,老大比赛时发着39℃高烧,仍然拿下了第二名。姐弟仨武术水平的不断进步,也一直在撩拨着刘龙的全国冠军梦,可是刘龙一直提醒自己,孩子的人生应该由他们自己选择。“我不能给他们强加自己的梦想,更不能逼迫他们习武。”刘龙说,子承父业固然好,但是他希望把练武当成磨炼孩子心性和意志品质的手段,“孩子慢慢大了,如果哪天跟我说不想练武,我也会尊重他们的选择。”

刘龙曾是武术运动员,跟全国冠军梦失之交臂。历经生活磨砺,他仍未丢下对武术的热爱。但对于孩子练武,“虎爸”另有考虑,“将来会尊重他们的选择,子承父业固然好,但我更希望孩子能在练武中得到快乐。”

顾丹说,很多家长都是抱着锻炼孩子身体的目的来的,但丈夫教得很认真。武馆开张两年里,刘龙带着学员参加过三场比赛,居然捧回了一大把奖牌。

可以佐证的是,刘龙并没有因为习武,对孩子学业放松要求,平时学习辅导都是由他完成,三个孩子学习成绩都还说得过去。

在跑车过程中,刘龙成了家,为了照顾家庭,他回到邳州工作。先后当了两年公交车售票员,做了两年当地化工厂保安,其间他还自购旧货车跑过一段时间运输。妻子顾丹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刘龙在家练功时,都是背着她的,虽然知道丈夫会武术,结婚很长一段时间里,她也弄不清丈夫究竟有没有“真功夫”。

拳术、棍棒刀枪,姐弟仨每天都要轮流全部走一遍。刘龙会严厉纠正他们的动作,也会上前帮孩子捋一下头发,或是拍去孩子身上的树叶、尘土。

刘龙说,姐弟仨学拳速度很快,在一年多时间里,都已经熟练掌握了五六种拳术的套路。刘亦行虽然年龄最小,但学习拳术的天赋挺让刘龙惊喜。“我先教的两个姐姐学习八拳,因为他还小,没到学习八拳的条件,结果他就偷偷在旁边看。后来女儿们还没学会,他先跳出来打了这套拳。”

推动我国新型政党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

练完科目一,孩子们需要在梅花桩上合力抱起一根直径在30厘米左右的圆木树桩。“树桩大概100斤,三人要在梅花桩上,以马步姿态,抱树桩三分钟。”刘龙说。

生活压力下,刘龙不敢将武术当职业。幸运的是,三年前,家里房子拆迁,经济压力一下子缓解了。刘龙这下有了“非分之想”,他跟妻子商量,自己想开一家武馆。顾丹告诉记者,丈夫从没提过要求,这是第一次开口,她答应了。

新型政党制度是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共同的伟大政治创造。新中国成立前夕,中共中央发布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发出了召开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号召。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热烈响应,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五一口号”凝聚了各界的政治共识,表现了中国共产党对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诚意和决心,预示着新型政党制度的诞生。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召开,标志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确立。会议选举了相当数量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加入中央人民政府,为其参加国家政权、有效参政议政提供了基本保障。

我国新型政党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实践的伟大成果。随着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实践的推进,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的团结合作更加密切。党的八大正式提出“长期共存,互相监督”的方针,确立了多党合作的基本格局。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新型政党制度进一步发展完善。1989年颁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指出,“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是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合作的基本方针,明确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我国一项基本政治制度,推动多党合作走上制度化轨道。八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载入宪法。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首次提出各民主党派是同中国共产党通力合作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进一步创新发展了新型政党制度的内涵。

新型政党制度“新就新在它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理论同中国实际相结合的产物,能够真实、广泛、持久代表和实现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全国各族各界根本利益,有效避免了旧式政党制度代表少数人、少数利益集团的弊端”。旧式政党制度不外是两党制或多党制,各党通过竞选轮流执政,竞选胜出的党掌握国家权力,其他党派就成为在野党、反对党。各党派为了赢得选票,往往彼此倾轧、相互拆台,作出各种口惠而实难至的许诺,造成“选举时漫天许诺、选举后无人过问”的制度病,人民难以从中真正获利。我国新型政党制度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理论与近代以来我国民主政治实践相结合而形成的制度成果。中国共产党始终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的参政议政能够有效反映人民群众中各界别、各团体的具体利益和现实诉求,在增进人民群众整体利益和根本利益的同时,有效回应不同社会群体的合理诉求,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更具广泛性和代表性。

我国新型政党制度是植根中国土壤、符合中国国情的现代政党制度,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从中国土壤中生长出来的新型政党制度无疑是“伟大政治创造”,它不仅符合当代中国实际,而且符合中华民族一贯倡导的天下为公、兼容并蓄、求同存异等优秀传统文化,体现出浓郁的中国特色,是对人类政治文明的重大贡献。无论是中国共产党还是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都是滋养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的先进分子,“天下为公”是各党派政治主张的最大公约数;“兼容并蓄”“求同存异”是秉持优秀传统文化基因的中国政治哲学;“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承认和尊重差异才是汇聚建设力量的有效途径。我国新型政党制度扎根民族文化土壤、汲取充沛养分,是这一制度行得通、充满生命力的奥秘所在。

新型政党制度“新就新在它把各个政党和无党派人士紧密团结起来、为着共同目标而奋斗,有效避免了一党缺乏监督或者多党轮流坐庄、恶性竞争的弊端”。政党竞争是西方政党关系的本质,也是资产阶级民主的主要表现形式,其初衷是为了制约容易失控的公共权力。但各党派在政治实践中为了各自利益,热衷于彼此牵制、恶意攻讦,以贬损对手的方式博得选民好感,上演了一出出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政治闹剧。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民主不是装饰品,不是用来做摆设的,而是要用来解决人民要解决的问题的。”与西方政党坐跷跷板不同,在我国新型政党制度中,中国共产党是领导核心,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都以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为共同使命,参政议政、合作共事,是共产党的诤友、益友,在中国共产党的指挥下唱大合唱。其突出特点是中国共产党发挥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各民主党派为推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顺利开展积极进行政治协商、民主监督,为更广泛地汇聚起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磅礴合力贡献力量。

完成初中学业后,为了减轻家庭负担,刘龙开起了大货车,这一跑就是6年。走南闯北的刘龙从没有放弃过武术训练,忙时跑车,闲时他就躲车后面练拳,“哪怕我在服务区休息片刻,我也要练一下压腿,劈叉。”

巩固思想基础。参政党思想建设是发挥我国新型政党制度优势的精神基础。各参政党应努力建设学习型党派,注重新一代民主党派成员思想基础工作,积极做好政治引导,在重大问题上做到明辨是非、头脑清醒、立场坚定。建立科学有效的理论学习机制,既搞好日常学习,又做好对重大事件、突发事件的思想引导,确保将党派成员的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大局上来。

仨姐弟,真功夫 棍棒刀枪样样在行

一个国家的政党制度取决于其基本国情,民族生存发展、经济社会变迁、历史文化传承等多重因素共同构成一国政党制度的生长土壤。我国新型政党制度形成于近代政治道路的实践探索,植根于当代中国的政治现实,是具有鲜明中华民族文化特色的制度成果和我国民主政治发展内在演进的必然选择。

刘龙发出了口令:“蹲梅花桩,第一组,三分钟,开始!”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发展处于新的历史方位,国家治理也面临着更多新任务新要求。推动我国新型政党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要站在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新征程的历史起点上,站在党和国家事业的战略高度,科学谋划、整体推进。

“虎爸”从小习武,现在开武馆圆梦

我国新型政党制度的巨大优势

优化政党协商。协商民主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中独特的、独有的、独到的民主形式,是切实保障人民当家作主的制度安排。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新时代多党合作舞台极为广阔,要用好政党协商这个民主形式和制度渠道,有事多商量、有事好商量、有事会商量,通过协商凝聚共识、凝聚智慧、凝聚力量。健全相互监督特别是中国共产党自觉接受监督、对重大决策部署贯彻落实情况实施专项监督等机制,完善民主党派中央直接向中共中央提出建议制度。搞好合作共事,巩固和发展和谐政党关系。

新型政党制度具有协商民主、利益整合、党派监督、维护稳定的治理功能,实现了集中领导和广泛参与的统一、社会稳定与快速发展的统一、充满活力与富有效率的统一、科学决策和执行有力的统一,生动彰显了社会主义民主的广泛性和真实性。

在孩子上学阶段,刘龙每天对他们的训练分为三个阶段,早上是体能训练,主要是五公里跑以及劈叉压腿等基本训练;中午是梅花桩扎马步、翻跟头训练;每天下午放学后,是拳术、兵器等科目训练。

仨娃一起练习“铁板桥”。

孩子们拿的一堆奖状奖牌。

仨姐弟再次上桩,这一次的强度明显更大了,刘龙和朋友抬起圆木,放上仨孩子手臂上时,孩子们身体都猛然一沉。刘龙发出指令的同时,他和朋友的双手离开了树桩。姐弟仨都瞪大眼睛,尽力保持身体平衡,弟弟刘亦行将身体尽力伸直,才勉强与姐姐们保持平衡。

孩子们在梅花桩上半蹲着,刘龙开始给每人发碗,分别放在头部、肩膀、膝盖,一人五个。边发碗,刘龙边讲解蹲梅花桩要领。孩子身上顶着碗,刚开始能纹丝不动,渐渐地孩子们身体都有些微微发抖。刘龙在旁厉声喝道:“不准动!身体绷直!”

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共产党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为人类谋和平与发展。”我国新型政治制度的发展历程充分表明,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和各界代表人士在历经曲折、反复比较之后的政治自觉和制度自觉。中国共产党的初心与使命体现了各民主党派的宗旨和追求;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见证参与了当代中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社会长期稳定的奇迹;中国共产党擘画的中华民族复兴伟业昭示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是符合中国国情的人间正道。做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与中国共产党通力合作、携手前行,是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实现政治抱负、永葆发展活力的根本遵循。

刘龙觉得自己的武术生涯最大的遗憾是没能获得全国冠军,他希望子承父业,让三个孩子代替自己完成梦想。可是,将自己的遗憾强加给孩子,他又觉得自己太自私。两年前,刘龙还在为要不要教孩子武术纠结,没想到妻子顾丹很支持他。“三个娃太调皮了,练武能收收他们的性子。”顾丹说起让孩子练武的事,忍不住发笑。

增强履职能力。民主党派的自身建设是发挥新型政党制度优势的基础性工作。《中共中央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建设的意见》等明确了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参政党、怎样建设参政党这一根本问题,是多党合作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建设的行动指南。各民主党派应加强自身建设,着力提高政治把握能力、参政议政能力、组织领导能力、合作共事能力、解决自身问题的能力,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亲历者、实践者和服务大局的维护者、捍卫者。

顺利完成两项梅花桩训练后,刘龙只让姐弟仨休息了一会,接着又要进行第三项“铁板桥”。“铁板桥是梅花桩训练中难度最大的,”刘龙告诉记者,孩子从桩上滚下来是常事。

刘龙在家附近开了一家名为新振武的武术馆,开始招收六年级以内的学员。武馆开起来,顾丹才发现丈夫原来真有“功夫”,丈夫是馆内唯一的教练。顾丹平时做一些武馆后勤保障工作,丈夫教孩子练功时,她会在旁边观看,耳濡目染下,原本对武术不感兴趣的她,也开始练起拳来。

未来,尊重孩子们自己的选择

“虎爸”在教授套路。

刘龙并非出身武术家庭,7岁那年,他看了李连杰主演的《少林寺》后,萌生了学武的想法。“我父亲觉得练武不是什么坏事,正好村里有一所武术学校,就送我过去了。”刘龙说,在他那个时代,学武强度极大,父亲原以为他坚持不了多久,没想到两年里,他不仅痴迷上了武术,而且下定决心走习武之路。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从中国土壤中生长出来的新型政党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世界政党制度建设的中国方案,是人类政治文明的中国智慧。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加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党制度建设”,“展现我国新型政党制度优势”。这对于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自信,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具有重大意义。

我国新型政党制度是符合国情的基本政治制度

刘龙中等个头,一身腱子肉,妻子顾丹说丈夫就是个“武痴”。

新型政党制度“新就新在它通过制度化、程序化、规范化的安排集中各种意见和建议、推动决策科学化民主化,有效避免了旧式政党制度囿于党派利益、阶级利益、区域和集团利益决策施政导致社会撕裂的弊端”。旧式政党制度囿于党派利益,在公共政策的制定与实施过程中,往往表现出狭隘性。竞选获胜的党在短暂的执政期限内,需要尽快获得被选民认可的成绩,为下一个任期争取选票,公共政策目标经常是短期的,难以将精力集中在国计民生上。一项真正有利于多数人的政策,可能因为周期太长、见效太慢或者涉及社会底层,不容易引起关注而不能通过、不能顺利执行,甚至出现政策烂尾,更遑论面向更久远未来的发展规划。在公共政策实施过程中,各种阶级利益、集团利益之间往往容易产生破坏社会共识的冲突,导致深度的社会撕裂。我国新型政党制度中,多党合作、民主协商贯穿于公共政策全过程,从方案制定到方案选择再到方案执行,都能够充分发扬民主。“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各党派间形成了团结合作的党际关系,为了国家民族的长远发展,可以“功成不必在我”,使得为人民谋利益的经济社会发展蓝图可以一绘到底。

从教孩子习武开始,刘龙就变成了虎爸,他制定了一年365天的训练内容。“习武没有捷径,付出多少就回报多少。”刘龙说,再心疼孩子,他也不敢松懈。孩子们有时会因为受伤哭鼻子,可是往往哭几声后,又继续练习。

作为妻子,顾丹心里最清楚,为了教孩子练武,刘龙藏起了父爱里头的温柔,当起了虎爸。她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丈夫给孩子立了很多规矩,不准吃零食喝饮料,控制玩耍时间……丈夫看起来凶,但是对孩子倾注了自己的全部感情,孩子吃的禽肉蔬菜,都是他亲自圈养种植。“他不敢在孩子面前表露自己的情感,所以总是在孩子们睡着之后,才会轻轻地亲吻他们的额头。”

虽然家境贫寒,刘龙在村里学了两年后,父亲还是决定送他去山东的武校继续提升,两年后又转到邳州当地另一所武校。几年学武生涯,刘龙的武术技艺不断提高,先后参加过很多武术比赛,曾拿过六省市武术比赛个人项目第一名、徐州市武术比赛相关拳种冠军。刘龙开始憧憬全国冠军。然而,15岁那年,刘龙的梦想戛然而止,父亲告诉他,家里已经负担不起武校学习的费用,刘龙无奈回到老家。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马志亚 文/摄

“虎爸”刘龙,今年32岁。他的三个孩子分别是11岁的刘亦婷,9岁的刘亦点以及7岁的小弟刘亦行。紫牛新闻记者来到刘龙家中时,三个孩子正在吃午饭。随着刘龙一声“差不多了,吃饭七分饱”,三人齐刷刷放下了碗筷。半小时后,刘龙一声“出发”,姐弟仨排成小队,来到了屋前一片空地,这里竖着两排共计12根树桩,这是孩子练习马步的梅花桩。只听刘龙一声“上桩”,孩子们立马麻利地站上树桩。